邪秽、负能,辐射风中充斥着这两种性质的超凡力量。对阳光生命极不友好。

  但以黑暗之力为核心的赵文睿一系,却很适合在充斥着这类超凡能量的环境中探索。

  就凭赵文睿跟项目工程部的关系,自然不可能放着奴仆团队不用,而去当一个乖孩子,实心实意的帮项目工程部挖宝。

  事实上当囚犯苦力还在封入口时,奴仆团队就已经开始做准备,等到施法者完成了封闭,所有人员撤离,探索行动就正式开始了。

  这种情况下,就算搞出些动静来,也不会有施法者察觉出异常。

  奴仆团队的中间力量,自然是黑兽和黑妖。

  黑妖就是在配置了痛苦之魂的影妖的基础上,完成黑化仪式的人造黑暗生物。

  它们比黑兽更有逼格的地方在于,其诞生过程是不可复制的。

  也就是说,至少在赵文睿有心的层次级的提升(从半神到神)之前,是无力再促成同一档次的该类存在了。

  其关键点,就在于他对于那些痛苦之魂,仅有控制度,而没有制造能力。

  反倒是三板斧技能之一的黑兽,可以制造,且突破了原有的规则,不再有数量上的限制。

  只不过现如今的他,想要再像过去那样获取合适的材料,却是不可能了。

  当然,仍旧是圣树的血柏做材料的话,能造出更加强大的血兽。然而那是与他本命密切相连的树,是未来的神国之基,现在砍伐取用,太过得不偿失。

  所以血兽舍不得造,而黑手又因适宜的材料获取变困难而受限,量产的可能性仍旧不大。

  倒是黑俑,相对容易获得许多,且已然有了一些。

  都是在恶劣的工作生活环境下,被淘汰的。因服用大力丸,在死后就成了伥鬼般的黑暗异怪。

  粗略的一算,都百多个了,就这还是大力丸走俏,迅速铺开,以至于他们这个项目部分日死亡率连创新低的结果。

  “不觉间,套着颈环、住着囚笼,都快两月了……”

  赵文睿有时候也这样感慨,不是感慨现实中的他比预想中的能忍,而是感慨人的适应力,只要能做通工作,真是扮狗都能扮的安逸。偶然触景生情,才意识到自己其实是条狼。

  狗吃屎,狼吃肉。不管工程项目组在挖什么,反正在他眼里,这就是块肉。

  现在,通过共享黑妖的视野,他看清了具体是什么肉。

  一颗水蓝色的珠子。

  即便离着很远,都有种凝实整个汪洋的感觉。

  赵文睿当然知道产生这种感觉不是因为他感知力强大,毕竟现在是借壳察物,之所以能感到如此澎湃磅礴的水之力,完全是因为这颗珠子蕴含的力量过于巨大。

  “原来是能源宝……”

  虽然因创生人设的关系,赵文睿在经验和见识上远不及C凯恩,但却拥有穿越者的起码逼格。

  而作为成长于信息时代的穿越者,常年经受驳杂碎片文化的饱和洗礼,脑洞自然不会太低。

  关联其他几处几乎同时开工的项目分部,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面对的,多半还真就是私下猜测的‘大墓’!

  “至少需要顶级地火水风宝珠镇压的封印,这也下面压的怕圣级存在啊。”

  圣就是圣子、圣灵、圣域,算是准神,逼格往往又比半神高一线。

  如果说半神是私生子,那么圣子就是亲儿子,至于圣灵、圣域,人家的逼格在于基本都是一部部爬上来的,成长惯性在那摆着,不像半神,潜力、运道基本都在投胎环节耗尽,鲜有能上位的,更别说青出于蓝。

  当然,偶尔也有奎托斯、赫拉克勒斯、帕尔修斯之类的爆款。

  赵文睿现在就怕此间封印的是这类妖孽,主要还是因为这个封印格局不明觉厉,这种横财,就怕是好吃难消化。

  尤其是考虑到现在他已经没有了阴影德随时溜到阴影位面,然后借助地利反击又或祸水东引等的便利。遇到这种级别的阵仗难免有点虚。

  实际上他想象中的最好情况,是捞点硬货陪葬品。

  毕竟他在器物方面底子比较差,尤其是叛道自然之后,原来攒下的那些带有讨巧性质的自然系的法器什么的,全都废了。

  而且叛道自然是有惩罚的,只不过他新拜的码头黑暗,下探自然之内,上顶宇宙之外,论浩渺虽比不过虚空,却有着勾连有无,万界显化的优势,所以捎带的他也不怵自然惩罚。

  可惩罚就是惩罚,他的自然炼金术已经自动转变成了黑暗炼金术,看似也没差多少,其实差了很多。

  简白的说,黑暗只有一个色泽,而自然却是五光十色。黑暗炼金术路子终究是窄了很多。而不以黑暗侵染为前提又不行,毕竟有自然惩罚在那里,自然之物到他手里,会很快变质,并且自带减效果、减创造成功率的BUFF。

  在这样的背景下,他对那些有自己的逼格,基本不会因外力而受影响的圣器级以上超凡造物就很有些渴求了。

  其实传奇物品也行,但只能是凑合用。

  他隐约有种预感,他在未来一段时间,会突飞猛进式的成长,所以传奇物品,无论是品质,还是威能,都用不了多久就会落伍。

  与其用出感情和熟练度了,却因限制发挥不得不舍弃,不如早早就挑选个差不多的,至少置办齐楚后,几十上百年都不用再在这种事情上费心,而可以腾出更多时间干他想干的事。

  他自然知道获取无主圣器的机会不常有。

  所以这次恰逢其会,他觉得是个‘天授不取,反受其咎’的机会。

  “冒点险也值啊,去哪找那么多正正好。”

  这个‘正正好’,自然是指因为黑化时日尚短,状态还在巩固,新的技术在啃嚼掌握阶段,所以遇到这种机会感觉有点不凑手。

  心中踌躇着,但在最前线,却已经动上了手。

  宝珠大厅有领地意识极重的巢穴守卫。

  更主要的是卖相不好,宛如大肚子雌蟑螂的油腻外形本就透着一股恶心感,偏偏顶着一张微缩的人脸,惊悚邪异亵渎的画风简直是扑面而来,再加上密密麻麻的数量,配合着‘唧唧’叫声的乱飞和蠕动,简直看的人头皮发麻。

  皮麻,心里也麻,数量太多了,奴仆队与之相比就像大湖中的一叶小舟,随时都会被淹没。

  尤其是这些飞虫群起而攻的时候,就仿佛是湖中的水化作了天上的云,然后再变成倾泻的雨,让人见了不免心生绝望。

  赵文睿稍一估算,就知道奴仆队若是硬顶,也就是几分钟就会被啃的渣都不剩,只能是先让队伍退出来再说。

  黑妖们纷纷开启黑火护盾,将整个队伍都笼罩在黑火中,然后飞速撤退。人面虫不断俯冲而下,然后在黑火中烧的壳焦肉烂,又或干脆爆掉,但架不住数量多。

  就像用油灭火一般,量大,兜头盖脸的那么扑下来,密不透风,没有氧气助燃,火就被压灭了。

  现在的情况也差不多,烧的快不如砸的梦,前后也就几秒钟的时间,队伍成员便在遭受啃噬了。那种‘喳喳喳’宛如老鼠磨牙的密集啃噬声,听的人毛骨悚然。

  奴仆队很快就付出了昂贵的代价,那些胶皮木乃伊般的黑俑其实是噩梦级的兵卒,皮韧骨坚,能量耐受性也高,而且是永动机般的存在,除了圣光之力较为克制,火焰之力次级克制,其他一概不怵。

  然而,遇到人面虫算是倒了霉,因为人面虫的主要技能就是诅咒啃噬,世上几乎不存在它们啃不动的东西,再加上数量庞大,任是钢筋铁骨,也用不了多久就会啃光。

  黑俑这算是好的了,得啃个两三分钟,才会因肢体残缺而丧失行动力,然后就没啥好说的了。

  若是普通人,只需一口,立刻就会中诅咒之毒,产生幻觉,看周围的任何生物,都是自己最为惧怕的异怪妖魔形象。

  再加上真实不虚的血肉被啃食的剧痛,会又怎样的反应,不难想象。

  黑妖倒是不怎么怵,它们的黑火分为内外三层,最外层是冥火层,中间是狱火层,皮膜则是炼火层。

  或者说,黑妖根本没有皮膜,所谓的皮膜不过是流转在筋肉表面的液态能量。

  冥火层对人面虫就已经有非常高的杀伤力里,狱火层更是能令人面虫丧失理性,无法坚决的执行攻击意图,就像飞行员架机玩自杀撞击,但人已经先在驾驶舱里晕过去了一般。

  炼火层更是触之即死。

  然而人面虫庞大的数量让黑妖自顾不暇,它们拢共才9名,远不足以看护住整支队伍,尤其是黑兽,一个个如同成年棕熊般,很是占空间。

  队伍进入的不算深,再加上高防御,最终总算是撤下来了。但除了黑妖个个带伤,尤其是黑俑,基本上死伤殆尽,总战力至少跌了四成。

  对此赵文睿也挺无奈。这次行动其实并没有浪,侦察兵、甚至侦察队其实是派遣了的。

  但巨大地厅中有着神圣级的魔法布置,他亲上都未必看的穿,更别说麾下。

  他事先也没想到守卫会是这种类型。

  毕竟繁殖迅猛的一般都寿元短暂,非要改变这种自然规律,成本高、收效低,得不偿失。所以这种非野生的虫群,并不适合作为长期的封印守卫主力。

  一般都是魔像什么的,比较划算。

  但这里凶狠到将人魂与邪虫融合,并以高级阵法和海量能源供养,他也只能说对方又狠又豪,非比寻常,超出他的预料,这败仗不任都不行。

  当然,这还远不足以让他气馁。毕竟光是智慧上的差异,就让他有着更灵活的针对性手段可以施展,这不是受固定规则约束的死板防御者们所能比的。

  实际上具体的操作比想象中的还要简单一些,尤其是发现人面虫并不会离开地厅之后,只需要轮流安排黑妖进场,挑衅加焚烧即可。

  人面虫就是第一次被激活时是最危险的,因为没有足量的超凡总力、进入足够深入的区域,它们是不会苏醒的。

  力量不够,光是封印的能量和物质保护外壳,就足以让人望宝兴叹。

  力量够了,人面虫则被激活。

  就是这么个逻辑简单的机关设计。

  而现在,人面虫就像一记砍出去的拔刀斩,重新收鞘需要时间,而黑妖的火焚挑衅,则让这刀无法归鞘。

  当然,光有烧是不够的,双方总量差距巨大,9名黑妖输出再是持久稳定,也不足以更巨量的人面虫抗衡。

  但如果再加上吃,那就是另一说了。

  一场另类的烧烤宴,就这么开始了。

  黑妖是类人结构,而不是人,它的脑袋可以像花瓣一般打开,将等身的条状物体整吞下去。

  还可以像现在这般,吸风筒般呼噜呼噜的将人面虫的尸骸吸入仿佛内附异次元袋的肚子里。

  但实际上它是会拉粑粑的,并且是那种经过高温高压的大块状垃圾般的粑粑,就仿佛其本身是一台小型加工设备,前边上料,后边出货。

  而这种粑粑,又是黑兽的食料。

  黑兽进食后分泌出的胶状物质,又可以通过涂抹、粘合的方式,愈合黑俑的各类伤势。

  总之,自然的循环体系被保留了一部分,只不过表达方式比较另类,看着恶心,想着惊悚。毕竟人面虫是人魂+虫身,而且是身具诅咒之毒的扭曲异怪,这度吃的下去,那么,说这个体系是超凡级的生命清道夫,也没毛病。

  黑暗饕餮,是如今赵文睿的能力特色的一种。通过他的傀儡造物淋漓尽致的体现出来了。撇开脏恶丑邪这些概念,还是挺强力的。

bet356注册送38  通过以黑妖为首的胡吃海塞,伤而未死的黑暗奴仆们迅速恢复了伤势。要说人面虫还是挺补的,高蛋白、还能滋神养魂,只是毒性和诅咒之力烈了些,黑暗奴仆因为不是寻常生命,因此不怵这个,但也不可避免的变成了生人勿进的邪秽孽物,连赵文睿都觉得哪怕是他,都最好不要去近距离接触。

  实际上真正的问题,还是出在他自己身上。黑暗是邪恶的温床,自从改投黑暗门下,他已经开始体会到黑暗对于心中邪念的激发和放大作用。

  变成他人眼中的恶人,对他而言已经无甚所谓,他不能容忍的是因负向情绪被极大的放大,使他动辄成为七情上脸、理性下线脑残蠢货。

  于是他一边要大力依仗黑暗之力,一边又要小心翼翼,还得品味越来越强和频繁的情绪失控,以及终将彻底丧失理性的恐惧。

  可以说,现在的他面临另一种模式的向死而生,而他的种种作为,无非是想要在彻底成为疯子之前,找到解决疯狂问题的办法。

  而有可能找到办法的基础要求,是比现在更强,向下只能认命,向上却又得不停倚仗黑暗之力,加速终末之日的到来。

  到底是先找到解决办法,还是先疯掉,找到办法时自己还能剩多少理性,是否人格已经支离破碎?

  这些他甚至都不敢多去想,以免心理阴影和负面情绪大增,引爆新一轮的情绪失控。

  撇开这些,其他倒是挺好的,他比以前更强大了,已经有了一定的棋手资格,而且还处于暗处,主动权在握,悍然出手能让任何个人或势力都损失巨大,如今还悄悄的捞着好处……

  赵文睿觉得这大约就是痛并快乐着吧。

  但心中还有个声音在衡量得失后告诉他,如今的整体状况比之阴影德时期,要差了许多。

  综合压力更高了,通往成功的容错率更低了,而他一度硬着头皮追求的放纵,也没有达到预期。

  最关键的是,放纵本身所带来的感觉,远没有预期的那么美好。尤其是在愈发严峻的整体局势衬托下,显得肤浅而无聊,让他意兴阑珊玩都玩不在心思上。

  概略总结,意气用事、降智操作,令他损失严重,虽然错有错招,在力量上有着长足的突破,但腾挪的空间变小了,可供达成大目标的整体时间也狠狠燃烧了一截,还弄的一身邪气,得不偿失。

  这也让他更热衷于通过横财来补损,哪怕那颗水元素宝珠并不能直接利用,但他还是愿意冒风险将之弄到手,他觉得至少,那也是参与这场冒险盛宴的门票。

  C凯恩并不这么想,在他看来,赵文睿这次行动属于剑走偏锋蛇吞象。整体情报的收集都没做到位,就下场捞好处,作的一手好死。

  他甚至给赵文睿算了笔小账,认为其很难将水元素宝珠吃进嘴里,因为黑妖的饕餮效率与人面虫的庞大数量比,还是低了些,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

  而时间的拖延又会提升变数的增加概率。

  更何况,地厅的机关,也不止是人面虫一种,赵文睿想趁机先到先得,其实不过是当了一回探路的马前卒。

  然而,赵文睿的运道,却是出离的好,项目分部的不专业指挥,使得出入口封了炸,炸了封,硬是延长了几十个小时,都没能对地厅展开实质的攻略。

  这就使得黑妖吃了个沟满壕平。

  而赵文睿不敢享用这种污浊的混合能量,于是全都加持在了傀儡奴仆的身上,结果歪打正着,无形中利用到地厅的神级法阵,极大的降低了傀儡蜕变的崩溃概率。

  要知道,能将人魂和恶虫合一,除了邪恶本身,这种技术也算是极其给力的。正是该种技术效果,对傀儡的蜕变式晋升产生了积极作用,9蜕7成,这成功率高的C凯恩都眼红。

  就这么着,赵文睿手中一下子增添了7名大法师级的黑巫妖,能够镇守一方的骨干级空缺,一下子就填上了。

  光是这一点,这一次行动就稳赚不赔,更别说还有其他获益……

  (//)

  :。:

欢迎大家访问:老五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65shuku.com/book/2586/1028/